千桜

唔∑居然五十粉了,奇迹呐,那么各位愿意点文或是图咩?我估计没人看到吧……

第一次画这类吧,突然想入aph的坑?大概是被劝进来了吧,完全看不出我画的是……俄罗斯吧,除了围巾有点辨识度(nigou)私信打个cp向的tag。艾特下那么拉我入坑的? @雁疏寒

第三任的魔王与勇者

在被选为勇者后,奈布一直在想,第三任魔王,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,毕竟第一任与第二任无法供自己进行参考。
第一任魔王,是个十分传统的魔王,第一任的勇者也是如此,最后他们两个同归于尽,世界也迎来了和平,第二任魔王是位女性,第二任的勇者在遇到她后,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与魔王私奔了,在无人知晓的地方隐居着,人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迎来了和平。第三任魔王,无人知道他,或者说是她的行踪与相貌,这令奈布有些苦恼。
被选为勇者,对奈布来说并非是个荣誉,而是个麻烦,他不喜欢抛头露面,总是将自己影响在兜帽之下,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实相貌,或者说见过的人可能都已经死了,被奈布杀死的。
既然被选为勇者,那么如何打败魔王为人类带来和平,就成了奈布现阶段需要研究的课题,在18岁生日到来之前,奈布必须对魔王有足够的了解,不然死的就不是魔王,而是他自己了,所以奈布认为,成为勇者,根本不是件光荣的事情,而是个与死神共舞的噩梦吧。
奈布的18岁生日如期而至,接受来自他人的祝福,带着据说是第一代勇者遗留的圣剑,开启了寻找魔王,为人类世界带来和平的征程。
勇者奈布一路上披荆斩棘,来到了传说中的魔王城,站在城门的前的应该就是魔王城的守护者吧,奈布这样想到,待他走进,浓雾笼罩了魔王城,疑似守护者的家伙也隐藏在了雾中。
“啧,真是麻烦。”奈布在浓雾中搜索着敌人的踪迹,不过造成这般风景的主人并无恶意,戴着礼帽,穿着礼服的男人与浓雾中显现,身体的半边如同液体一般,硬要说的话,就是汞吧,可见其并非人类,脸上戴着奇怪的面具,无法看到他的真正容貌。“奈布•萨贝达先生,欢迎你来到魔王城,你旅途的终点,当然也可能是你人生的终点。”男人对着奈布作出了邀请的手势,“那么在最终之战来临之际,请允许我带你参观魔王城,当然,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。”“哼,参观这里?难道你不怕我将这里的家伙全部杀光吗?而且呀,我为什么要接受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家伙的邀请?”奈布对现在的情景有些疑惑,毕竟这里可是魔王城,受到这样的邀请理应拒绝,奈布觉得,自从他踏入魔王城的领地开始,一切都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。“名字,我叫杰克,那么奈布•萨贝达先生,你是否愿意参观魔王城?”“为何不去参观?既然你说出了你的名字,杰克。”“那么请随我进入魔王城吧,奈布先生,进入这个堕落者聚集之地…”
奈布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旧这样随着杰克进入了魔王城,心不在焉的听着他介绍着城内的情况,直到听到这里就是魔王的住处时,才回过神来。记下了具体的位置与四周的建筑,跟随着杰克走入自己的临时住处,当杰克离开后,奈布开始计划如何暗杀魔王,别问他一届勇者为什么要暗杀,而不是堂堂正正的去挑战,那是因为地理位置导致的,和他自身没有一点关系。
晚餐是由杰克送来的,奈布也有了更多的时间计划如何杀死魔王,不过晚餐的味道倒是不错,比自己在路途中所食也好上不少。深夜到来之际,奈布换上了不易被人发现的衣物,圣剑过于的显眼,也不易于隐藏,奈布将圣剑藏于了一个隐蔽的地方,只带着了钢铁护腕与一把弯刀,翻身进入了魔王的住所。不过令他惊奇的在于,魔王与自己早晨所见的家伙穿着一摸一样,不过魔王并未戴着面具,半边的身体也并非液体,奈布很快恢复了状态,他是勇者,对魔王心存慈悲就是对自己生命的漠视。钢铁护腕带来的移动距离可以使自己快速的接近魔王,弯刀也足够的锋利,这样就足矣杀死魔王。 “勇者哟,该说你毫无防备还是过于高傲?如此普通的武器如何杀死魔王?要是普通的武器就可以杀死我,人类也不需要圣剑这种东西了,奈布•萨贝达先生。”被液态的触手所束缚,手中的武器也变得毫无威胁可言,“那么接下来的时间请多指教,勇者,奈布•萨贝达先生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勇者失踪了,圣剑也随着勇者一起丢失,人类中弥漫着恐惧的气息,不过今天似乎有人带来了好消息,他看到了勇者,人类重燃了希望,但是接下来那个人的话语使人类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彻底的熄灭,“与其说是勇者,不如说那是一个怪物,要不是那把圣剑,我一定会以为那是个怪物!”怪物?人类心中充满了疑惑 勇者怎么会是怪物般的姿态?人类不再相信那个人的话,相信着勇者依旧存在着,总有一天勇者会打败魔王。
人类世界的统治者不准备在等下去了,他们认为勇者不会再回来了,不如由他们自己动手去铲除魔王。
不过事情并没有顺利进展下去,第一批进入魔王领地的人类的军队被一个怪物杀死了,仅留下一个人回去,像统治者们通报消息,也让人们的希望彻底熄灭,杀死他们的正是勇者,怪物一样的外貌,头上的兽耳残缺不全,左肩上的暗红的眼球在左右转动着,皮肤颜色变得奇怪,圣剑昔日的光辉也已被污染,与其说是圣剑,不如说是魔剑了。而造成这一切的家伙,自然是魔王。人类被恐惧所支配,他们无法杀死魔王,也无法杀死已经变为怪物的勇者,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死亡而已。
在这第三代,魔王取得了完完全全的胜利,勇者为他所用,人类也失去了圣剑的庇护,不会再出现第四代的勇者。而这一次对奈布来说都不重要,他已经不需要去思考这些,从他被感染的那一刻起,他也不再是什么勇者了,他成为了魔王的所有物,而魔王也十分的开心,勇者永远都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了。名为杰克的魔王笑了,这场战斗,胜利将永远属于他,人类只能被迫结束失败。
end.
大概就是这样,算是个he?准备写写补魔的车……第一次开车估计够差

这大概是个骗局吧

就是个迷一样的脑洞,严重ooc警告
临近午夜,国王独自一人漫步与花园之中,他在等人,午夜的钟声敲响,国王等待的人也在钟声中出现了,国王在等佣兵,他需要佣兵帮助他杀死一个人。国王将委托书递给了佣兵,佣兵粗略的扫了一下,大致了解了需要杀死的人与酬金,丰厚的酬金叫他接下了这个任务,约定明日凌晨之前必将完成这个委托。
回到家中的佣兵对任务产生了一丝的疑惑,需要杀死的是王国的公主,公主是个轻松的目标,不费吹灰之力即可杀死的那种,既然有了酬金就需要完成他,不论委托是什么,也不需要对委托本事产生产生,佣兵这样想道。
第二日的夜晚,佣兵换上了便于行动的刺客衣服,为了保险起见带上了一把匕首,趁着四下无人进入了公主的房间。不出所料,公主毫无戒备之心,早已熟睡,佣兵拿出了匕首,刺向了目标的心脏,不过似乎手感有些不对,声音似乎也有些不对,与其说是刺中的人体,倒不如说是棉花,短暂的失神,令佣兵陷入了困境之中,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男性,无声无息的接近了佣兵,以佣兵的反应来说,这种事情出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现在这种事情却还是发生了。“抓到你了,小奈布。”男性的声音于身后响起,男人的身份也随之揭晓,是杰克,也只有他可以做到无声无息的接近他,佣兵,或者改称呼他为奈布,感到有些烦躁,本想抽回匕首攻击身后的人,却被抢先了一步,武器被夺去,自己的颈部也被对方扼住,看来胜率不高,幸运之神也未站在奈布这方。“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离开,现在是夜晚,当然,也可以理解为大人的时间,来做些有趣的事情吧,奈布•萨贝达先生。”名为杰克的男人这样说道。
……………
第二日,腰酸背痛的奈布很是愤怒,因为杰克的原因,自己需要支付违约金,而违约金的金额会是他想无法想象的金额吧,很是愤怒的奈布满怀愉悦之心(???停)的将杰克踹下了床,离开了这里。
零点的钟声敲响,奈布来到了花园当中,果不其然,国王早已在此等待着自己,“你并未完成委托,那么你应该知道违约的后果吧?”“嗯,知道。”奈布有些无奈的说道。“很好,既然知道,那么明天你就准备嫁给杰克!”国王露出了愉悦的笑容。“???”一串黑人问号飘过,奈布心中飘过了无数的“甘霖娘”,似乎还有实体化砸死杰克的心情。
就这样,佣兵嫁给了杰克,这真是可喜可贺呀。
HE.(???)
杰克:小奈布,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,这个国家根本没有什么公主。
奈布:WTF???
其实应该有车?我高考完试图开下人生第一辆车

论小奶布的进化史

恭喜杰克先生在庄园捡到小奶布一只,那么接下来将为您介绍如何喂养(?)小奶布。
关于住宿方面,相信监管者都有自己的独立住房,希望杰克先生的房间足够宽敞。关于饮食方面,请勿给小奶布过多的东西吃,就算他用奶声奶气的声音魅惑也不行。切记不要掀开小奶布的兜帽,别看小奶布似乎根本长不到180(???)声音奶声奶气,但是攻击力却不弱,杰克先生的面具估计会碎掉的。
一段时间过后,小奶布将会进化成奈布,虽然身高依旧没有改变,改变的大概只有力气而已吧。这时需要注意了,奈布开始显现出皮的本质,偶尔会说出类似“甘霖娘!鸡掰!”的词语,如果出现的话,还请杰克先生用语言进行教导,用语言!请勿使用“教育”,如果使用的话奈布可能会离开你(???)
最终奈布会进化成奈布•萨贝达,那么恭喜你的小奶布从萌新变为了皮皇,“甘霖娘!”这个词语出现的几率变高了,嘲讽你的概率也变得极高,这时杰克先生你可以使用“教育”手段,虽然无法改变他皮皇的本质,但是却能叫他不皮一段时间。
那么介绍到此结束,祝你和小奶布相处愉快,杰克先生。
某监管者为何天天翘班,为何夜里监管者宿舍总会出现奇怪的声音,这到底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,敬请收看今晚八点的第五人格(停下)
end.

大概就是……瞎画吧……实在看不懂我是怎么画的衣服,试图晚上下了高铁去补救下

【多cp向】荒木庄画室

一.关于画室的开办
你问我为什么会出现荒木庄画室?那是因为某几位突然良心发现了,觉得总是叫吉良吉影一个人承担房租水电费不太好,于是就开办了这个画室。
二.关于素描课
由于一些原因,设计班并没有临摹需要的素描书,那么这该如何是好?“承太郎同学,可以做在这里不要动吗?一小时就可以了”花京院这样说道,于是第一课就成了看老师写生课,第二节课依旧没有照片或者书,“承太郎同学,可以站在哪里不要动吗?”花京院边是说边拍了一张,这节课就愉快的变成了看老师画照片。第三节课,依旧没有书,“承太郎……”这时有人打断了他,“老师,承太郎今天请假了。”“哦,是吗,那么这节课就你们自己临摹昨天的画吧。”学生“???”(花:我只想画承太郎!)
三.关于速写老师
为什么速写老师没没有来,这个说来话长,那么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了吧,放掉放掉。
四.关于色彩课
设计班的色彩课,学生是宁愿自己画也不愿意看到老师作范画,因为他太吵了,实在是太吵了,因为吵的原因,经常会出现范画只画到了一半老师与学生打起来的现象,最开始只是承太郎和dio,后来演变成了多打一,多了仗助与乔瑟夫。
五.关于小商店的老板
如果有一天春日青与浅灰蓝断货了,那么是件很可怕的事情,当下午到货的时候,学生们全部都冲进了小商店,刚刚睡醒的老板:“不要靠近我呀,啊啊啊啊啊啊!”真是安静的一天呀。
六.关于不定期出现的黑暗料理
当小商店出现老板有事暂停营业的牌子时,十有八九都会出现黑暗料理,比如散发着诡异气息的章鱼烧什么的与章鱼有关的料理。
七.关于设计课
为什么设计课现在还没有开始?那是因为老师受伤了,现在还在住院啦,你问我为什么会住院?那是因为仗助的原因,所以岸边露伴老师在医院躺了一个月。
tbc.

迦勒底食谱

二.碳烤魔神柱
今日为大家带来的是碳烤魔神柱,相信御主在夏日祭的活动中获得了不少木材吧,那么如果各位在打魔神柱的时候正好带着孔明老师,那么恭喜御主们,这样你就不需要钻木取火了,钻木取火可是个技术活,不如直接用魔术来完成啦。
取出夏日祭得到的木材若干,之后拜托孔明老师一个响指点火就好,接下来处理魔神柱,将魔神柱切成小块,取出清水冲洗一下即可,如果御主们正好带着贞德.alter小姐,那么就不需要自己用小刀慢慢的削木头了,不过前提是贞德.alter愿意帮你才可以,如果她不愿意,御主们就只能麻烦一下自己去削木材了。
将魔神柱块串在木签上,放在火旁烤上20分钟即可,调味料推荐磨成粉的凶骨和万能的虚影之尘。
当然,也不是必须要烤上20分钟,成熟度根据个人喜欢而定。
那么碳烤魔神柱就完成了。
下一期将带来八连双晶果酱,敬请期待。

迦勒底食谱

一.清蒸魔神柱
今日为大家带来的是清蒸魔神柱,相信有不少御主在击败魔神柱后怀着好奇心带走了一些残块,也会有一些御主将它偷偷放进了冰箱当中吧,那么恭喜你们,可以试一下道菜的味道了。
首先,取出魔神柱残块,切成适当的大小,不要太大,那样上锅蒸的时候不容易熟,当然也不可以太小。将大小适中的魔神柱用清水洗净,放入一旁的盘子当中。从素材库取出虚影之尘,人工生命体,禁断书页。
先将虚影之尘均匀的涂抹在魔神柱块上,倒入一些人工生命体瓶子里的红色液体在盘子中,放入锅中蒸熟。将盘中的液体倒掉,接下来开始准备调料。
将剩下的人工生命体液体倒入盘中,加入一些虚影之尘,混合好后用倒入一些开水,只后浇到蒸好的魔神柱块上。
将禁断书页切成细丝,撒在魔神柱上。
清蒸魔神柱完成!
是不是很简单呐?不过味道什么样我可不敢保证,各位御主可以叫自家的从者试一下(。ò ∀ ó。)
下期将带来碳烤魔神柱,敬请期待。

荒木庄画室

二.宠物篇
荒木庄画室的宠物都是很有特色的,比如后厨的三只,两只猫咪和一只兔子,由于他们的缘故,课间的后厨总会很热闹。(吉良吉影表示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)
第一位是killerqueen,一只粉色的猫(凭什么不能是粉猫!)喜欢安静的跟在吉良吉影身旁,如果被不知情的人抱走并且离开吉良吉影2米会变得愤怒,不知情的可怜人就会被猫咬一口顺便抓一爪子。
第二位是猫草,为何叫猫草?那是因为他有着植物一般的特性吧,如果有阳光他会很开心,如果没有阳光就会很快睡着。
第三位不是猫,是一只兔子,名为D4C
的白毛兔子,不过总是窝在总统怀里,很少出来活动。
接下来是门卫的蜥蜴,尾巴上的花纹很像“DIO”几个字母,总是很安静的呆在房间里。
三.有趣的宿舍分配
由于预算的错误,导致宿舍已经住满了(别问我为什么)一些学生只能住在老师宿舍了(如图,其实里面够烂的,空调很垃圾——来自作者的怨念)西撒和乔瑟达成功分到了一楼的两人间,仗助暂时是一人居住,舍友据说还要一段时间才能来到,据透露应该是设计课的老师(?)承太郎与花京院老师一间宿舍,乔纳森与迪奥一间,不过这两位住一间真的不会打起来吗?不过为什么老师的宿舍会有游戏机?晚上的时候总是很吵闹。主要都是打游戏的声音和迪奥的声音(nigou)。

一·第一夜的不安定
由于设计班是新开设的,所以班上的人相对其他班级而已仅有那么几个人而已,不过这到算不上什么,如果一个班级到同学与老师很久以前就都相识那才是最有趣的事情。第一天本该进行的自我介绍也不需要了,只需要由老师进行客场的介绍即可,不过速写老师有些事情,暂时无法来上课,花京院作为素描老师,也就暂时接替了他的工作,第一天就这样结束了,算得上和平的一天啊。由于是刚刚开始的缘故,晚上放学的时间也相对较早,9:30就已经宣布下课,可以选择在教室呆着或者回到宿舍休息,不过较多的人选择了教室,毕竟学生宿舍可没有wifi的存在,住在教师宿舍的几位倒是没有什么感想,毕竟是教师宿舍,wifi什么的还是存在的,不过为什么宿舍里会有游戏机?这点倒是在意料之外。西撒与乔瑟夫虽然在进门都瞬间感到了意外,不过既然有游戏机为何要荒废在哪里?不如去玩一会了,暂时一个人住在二楼的仗助也抱着同样的态度,不过另外两个与老师同住的倒是没有与他们一个想法,乔纳森是位好学的学生,在为明天的课做着准备,顺便将需要的铅笔全部削好,整齐的排列在桌子上,检查着是否还需要些什么,迪奥躺在床上,随意翻动着面前的书籍,翻到一半后,合上了书,随手丢到了一旁的桌子上。“jojo,要来一局吗?哼,反正你在这方面是无法打败我的。”指了指宿舍中的游戏机,迪奥对着看似无事的乔纳森说道。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,不过才10:10而已,那么一局也无妨,这样想着的乔纳森答应了迪奥………
另一间是承太郎与花京院,承太郎对游戏机倒是没有什么兴趣,花京院倒是很喜欢,进来后就找了个舒适的位置,打起了游戏……
时间过的很快,现在已经是11:46了,承太郎催促着花京院去休息,因为明天早上就是他的课了,不好好休息可不行。
“等到12点我就会关掉的承太郎,你先去休息。”花京院虽然是这样说的,不过到了零点,他还是在打着游戏。
承太郎从床上坐起来,拉下了电匝。教师宿舍就这样被强制断电了。
wryyyy!jojo,肯定是你碰到了什么!
Oh My God!!!jojo!是不是你干了什么!
No!!!!!
啊!!!!!
宿舍传来了这么几声呐喊,本以为只有一声尖叫的承太郎现在才知道原来其他人都没有睡觉
“呀嘞呀嘞…”
就这样,众人度过了一个算不上安定的第一夜。
事后游戏机就被处理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