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桜

第三任的魔王与勇者

在被选为勇者后,奈布一直在想,第三任魔王,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,毕竟第一任与第二任无法供自己进行参考。
第一任魔王,是个十分传统的魔王,第一任的勇者也是如此,最后他们两个同归于尽,世界也迎来了和平,第二任魔王是位女性,第二任的勇者在遇到她后,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与魔王私奔了,在无人知晓的地方隐居着,人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迎来了和平。第三任魔王,无人知道他,或者说是她的行踪与相貌,这令奈布有些苦恼。
被选为勇者,对奈布来说并非是个荣誉,而是个麻烦,他不喜欢抛头露面,总是将自己影响在兜帽之下,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实相貌,或者说见过的人可能都已经死了,被奈布杀死的。
既然被选为勇者,那么如何打败魔王为人类带来和平,就成了奈布现阶段需要研究的课题,在18岁生日到来之前,奈布必须对魔王有足够的了解,不然死的就不是魔王,而是他自己了,所以奈布认为,成为勇者,根本不是件光荣的事情,而是个与死神共舞的噩梦吧。
奈布的18岁生日如期而至,接受来自他人的祝福,带着据说是第一代勇者遗留的圣剑,开启了寻找魔王,为人类世界带来和平的征程。
勇者奈布一路上披荆斩棘,来到了传说中的魔王城,站在城门的前的应该就是魔王城的守护者吧,奈布这样想到,待他走进,浓雾笼罩了魔王城,疑似守护者的家伙也隐藏在了雾中。
“啧,真是麻烦。”奈布在浓雾中搜索着敌人的踪迹,不过造成这般风景的主人并无恶意,戴着礼帽,穿着礼服的男人与浓雾中显现,身体的半边如同液体一般,硬要说的话,就是汞吧,可见其并非人类,脸上戴着奇怪的面具,无法看到他的真正容貌。“奈布•萨贝达先生,欢迎你来到魔王城,你旅途的终点,当然也可能是你人生的终点。”男人对着奈布作出了邀请的手势,“那么在最终之战来临之际,请允许我带你参观魔王城,当然,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。”“哼,参观这里?难道你不怕我将这里的家伙全部杀光吗?而且呀,我为什么要接受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家伙的邀请?”奈布对现在的情景有些疑惑,毕竟这里可是魔王城,受到这样的邀请理应拒绝,奈布觉得,自从他踏入魔王城的领地开始,一切都向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。“名字,我叫杰克,那么奈布•萨贝达先生,你是否愿意参观魔王城?”“为何不去参观?既然你说出了你的名字,杰克。”“那么请随我进入魔王城吧,奈布先生,进入这个堕落者聚集之地…”
奈布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,旧这样随着杰克进入了魔王城,心不在焉的听着他介绍着城内的情况,直到听到这里就是魔王的住处时,才回过神来。记下了具体的位置与四周的建筑,跟随着杰克走入自己的临时住处,当杰克离开后,奈布开始计划如何暗杀魔王,别问他一届勇者为什么要暗杀,而不是堂堂正正的去挑战,那是因为地理位置导致的,和他自身没有一点关系。
晚餐是由杰克送来的,奈布也有了更多的时间计划如何杀死魔王,不过晚餐的味道倒是不错,比自己在路途中所食也好上不少。深夜到来之际,奈布换上了不易被人发现的衣物,圣剑过于的显眼,也不易于隐藏,奈布将圣剑藏于了一个隐蔽的地方,只带着了钢铁护腕与一把弯刀,翻身进入了魔王的住所。不过令他惊奇的在于,魔王与自己早晨所见的家伙穿着一摸一样,不过魔王并未戴着面具,半边的身体也并非液体,奈布很快恢复了状态,他是勇者,对魔王心存慈悲就是对自己生命的漠视。钢铁护腕带来的移动距离可以使自己快速的接近魔王,弯刀也足够的锋利,这样就足矣杀死魔王。 “勇者哟,该说你毫无防备还是过于高傲?如此普通的武器如何杀死魔王?要是普通的武器就可以杀死我,人类也不需要圣剑这种东西了,奈布•萨贝达先生。”被液态的触手所束缚,手中的武器也变得毫无威胁可言,“那么接下来的时间请多指教,勇者,奈布•萨贝达先生。”
………………
勇者失踪了,圣剑也随着勇者一起丢失,人类中弥漫着恐惧的气息,不过今天似乎有人带来了好消息,他看到了勇者,人类重燃了希望,但是接下来那个人的话语使人类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彻底的熄灭,“与其说是勇者,不如说那是一个怪物,要不是那把圣剑,我一定会以为那是个怪物!”怪物?人类心中充满了疑惑 勇者怎么会是怪物般的姿态?人类不再相信那个人的话,相信着勇者依旧存在着,总有一天勇者会打败魔王。
人类世界的统治者不准备在等下去了,他们认为勇者不会再回来了,不如由他们自己动手去铲除魔王。
不过事情并没有顺利进展下去,第一批进入魔王领地的人类的军队被一个怪物杀死了,仅留下一个人回去,像统治者们通报消息,也让人们的希望彻底熄灭,杀死他们的正是勇者,怪物一样的外貌,头上的兽耳残缺不全,左肩上的暗红的眼球在左右转动着,皮肤颜色变得奇怪,圣剑昔日的光辉也已被污染,与其说是圣剑,不如说是魔剑了。而造成这一切的家伙,自然是魔王。人类被恐惧所支配,他们无法杀死魔王,也无法杀死已经变为怪物的勇者,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死亡而已。
在这第三代,魔王取得了完完全全的胜利,勇者为他所用,人类也失去了圣剑的庇护,不会再出现第四代的勇者。而这一次对奈布来说都不重要,他已经不需要去思考这些,从他被感染的那一刻起,他也不再是什么勇者了,他成为了魔王的所有物,而魔王也十分的开心,勇者永远都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了。名为杰克的魔王笑了,这场战斗,胜利将永远属于他,人类只能被迫结束失败。
end.
大概就是这样,算是个he?准备写写补魔的车……第一次开车估计够差

评论

热度(17)